微信
微博
客户端

《君子兰与长春的不解情缘:上篇》

2018-08-15来源: 0条点击0条评论

《历史的回声》

——《君子兰与长春的不解情缘:上篇》

无声无息的时间,述说着有声有色的故事。长春市和君子兰,似乎有着解不开的情缘。几十年来,兰中君子在长春,命运跌宕起伏。从鲜为人知,到全城莳养,再跌入低谷,又渐渐苏醒,进而发展壮大,可以说伴随着改革开放的进程,君子兰产业几度潮落潮起,唯是如此更显出长春人对这种君子之花的真爱。

君子兰原本是非洲南部的一种野花,上个世纪30年代传入伪满皇宫花苑中时已成为珍贵花卉,新中国成立直到60年代,在民间还很少见。但是喜欢君子兰的不乏名人甚至伟人。

时间来到1978年前后,似乎是伴随着改革开放的春风,君子兰悄然出现在长春市场上,并逐渐得到长春人的喜爱。它那厚实光滑的叶片直立似剑,象征着坚强刚毅、威武不屈的品格;它丰满的花容、艳丽的色彩,象征着富贵吉祥、繁荣昌盛和幸福美满。中国文化自古崇尚兰花的高洁典雅和牡丹的雍容华贵,而君子兰几乎是二者的合体,高贵,有君子之风,十分符合长春的城市风格和长春人的审美,于是君子兰越来越多的进入寻常百姓家。喜欢的人越多,它蕴含的市场潜力也越大。

说这话的是当时在长春市电镀厂上班的郭瑞德,1980年,他已经嗅到了君子兰蕴含的商机。

很快长春因为君子兰声名远扬,一时间成为我国君子兰最大的集散地。“有人靠君子兰发财了”的传闻弥漫在长春的大街小巷,原本几元钱一盆的君子兰,价格一天一天的扶摇直上,和尚头等好品种一棵出手,轻松换回一台电冰箱已经不算新闻。

1983年3月,长春市率先成立了中国第一个地方性君子兰协会。

1984年,北京举行首届中国花卉博览会,时任国家领导人到长春的君子兰展台参观,为君子兰题词........

1984年10月11号,长春市第八届人大常委会第十四次会议通过了《关于命名君子兰为长春市市花的决定》,长春市政府也从政策上对君子兰交易给予扶持。

面对风光无限的君子兰,资本疯狂了,短短几十天,长春出现十大公司和40家花木商店,向外省市拓展的分公司、子公司不计其数,最高潮的时候全市有5000多人去各地搞君子兰展,来回都坐飞机;企业疯狂了,某机械厂号召职工走君子兰致富道路,全厂1700多名职工家家开养君子兰;某洗衣机厂投资几十万元,在办公楼顶上盖了3600平方米的空中温室;艺术疯狂了,歌唱家王洁实、谢莉斯为君子兰一展歌喉;画家范曾为君子兰作画;作家万忆萱为君子兰赋诗;书法家启功为君子兰题字;大师侯宝林为君子兰说相声;市场疯狂了,长春市一个市场里,人挤人,人挨人,充斥着粤语、闽南语、湖南话、上海话,一天税收高达24万元。

市花的身份,再加上疯狂的追捧,君子兰在市场上"艳压群芳"。陈东辉是长春市最早那批养兰者之一。

陈东辉口中的郭凤仪当时是长春市凤冠联营花卉发展公司的总经理。1985年1月,一位港商到公司参观,看中了一盆名叫凤冠的君子兰,提出用一辆豪车皇冠轿车交换,被郭凤仪断然拒绝。皇冠换凤冠,一时成为街头巷尾热议的话题。

在人们都为君子兰激情燃烧的那个岁月,不知道还有谁搞得清喜欢的到底是花还是钱?!就说郭凤仪拒绝皇冠换凤冠,到底是因为觉得一台车的出价少了,还是因为养花养出了感情,不忍出手呢?

俗话说“物极必反”。鉴于疯狂的君子兰造成了社会生产生活秩序紊乱,政府和媒体联手给君子兰的"虚业"灭火,市场交易一夜降到冰点。一时间街路边和垃圾箱里时常可见被丢弃的君子兰花。郭瑞德说,他的一位养花朋友一夜白了头。

何止是不养了,从那以后,人们茶余饭后不再说兰、谈兰、议兰,长春市君子兰市场一度也销声匿迹了。

说来也怪,本来当初主要是为了钱养兰的郭瑞德却发现,君子兰不值钱了,自己却已经离不开养兰了。在他看来,那些兰苗就像自己的孩子无法丢弃,那些莳弄多年的大兰,就像亲手带出来的“徒弟”,还想帮着他变得再完美一些。还有几年学来的、悟出的养兰经简直已经融入到了意识里。

转眼时间进入90年代,随着改革开放的加速发展,长春的君子兰交易渐渐复苏,并酝酿着“春天的故事”。

1995年,郭瑞德的大儿子郭伟东下岗了,他自谋职业开饭店、做生意,却都赔了钱。在父亲郭瑞德的劝说下,郭伟东决定养君子兰花。为了支持儿子,郭瑞德把两室一厅的房子卖了,投入了30多万元,买了一个400多平方米的花窖,开始大规模莳养。与培养精品相比,规模经营靠的是销路,郭伟东开始南下闯市场搞推销。由于缺少经验,付出的辛苦多,得到的回报少。

就在郭伟东举棋不定的时候,发生了一件事,让他打消了放弃的念头。

看到上了年纪的母亲这样无怨无悔身体力行的支持父亲,郭伟东觉得就是出于孝心也要接父亲的班,把君子兰养下去。

时间进入20世纪,长春君子兰产业迎来发展的第二个春天,标志性的时间是2000年,长春市政府召开了振兴君子兰产业工作会议,提出加快君子兰发展的产业化、科技化、市场化进程。此后,君子兰发展的大环境越来越好,2005年,中共长春市委十届七次全会提出,把君子兰作为十大产业之一予以重点扶持。2010年2月12号,长春市出台了《长春市人民政府关于加快君子兰产业发展的若干意见》,在政策、资金等方面予以大力支持。到2018年,长春市已经举办14届中国长春君子兰节。

前不久,当记者到郭瑞德位于绿园区的花窖采访时,正好碰到他的几位老花友前去交流养花之道。其中的一位就是陈东辉,他让自己和君子兰一起在山东济南扎下了根。那是2002年,为了推广君子兰,长春市君子兰协会组织70多名养兰代表,到山东济南市参加精品君子兰展。陈东辉带去的一株君子兰,在展会上卖出了1500元。当时济南也想发展君子兰产业,但很多人都认为气候条件不适合,陈东辉对这一看法不认同,决定留下来帮助当地养殖君子兰。

老一代养花人的坚持与开拓,新一代养花人的传承与发展,如今长春已经成为世界规模最大的君子兰培育基地,业界流传着“世界君子兰看中国,中国君子兰看长春”的说法。郭伟东现在是长春市君子兰专业委员会的秘书长,他介绍说,长春现有鸿鑫、新月、东郡等15个君子兰基地,面积达140公顷,有和尚、圆头、短叶、技师、油匠五大系列、二十多个品种,从业人员20多万,年产值二十六个亿。俗话说“青出于蓝而胜于蓝”,推广君子兰文化也许就是郭伟东们超过郭瑞德们的地方。

老一代养花人扬名立万靠的是手艺,所谓“十年磨一剑”。新一代养花人却有不少靠着网络一夜爆红。从的哥转行养君子兰的朱立春头一次触网直播简直是傻掉了。

人们用最美的诗句赞美君子兰。“剑叶直指立苍翠,娇花颔首笑盼春。不识花中真君子,此生枉做爱花人!”那些养花人应该称得上是最识花、最懂花的人了。

如今,有儿子闯市场,郭瑞德可以没打扰地涵养匠心。老花匠陈景福,养花就是幸福。


编辑:
X
热门评论